联系我们 联系人:詹先生
电话:400-85718888
         400-85718888
传真:400-85710888

新闻中心

7亿资管产品爆雷维权无门 人保资管大成基金入坑
发布时间:2019-01-07 10:20:21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刚性兑付一朝被打破,过去大卖的私募类资管产品爆雷让持有人如“惊弓之鸟”。

1月2日,《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悉,3年多前成立的一个总规模高达7亿的“大成创新-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1-3期资管计划”(以下简称“岁兰产业基金”)爆雷,涉及到人保资管、大成基金以及双方成立的大成创新私募资管公司、多家财富管理平台和诸多投资者牵连在内。

本报记者了解到,岁兰产业基金在宣告延期1年兑付之后,公司高管辞职,所投项目实控人失联,该产品投资者陷入无处维权的困境。

“我在2015年12月认购了300万的岁兰产业基金,投向是上市公司保千里实际控制人庄敏控制的3家企业股权,原本兑付期是2年,但是到2017年的时候该产品发布公告说延期1年。近日我们去公司要求产品兑付,却发现大成创新董事长撒承德已经辞职,而庄敏则失联了,所以我们只有找大成创新的两大股东中国人保以及大成基金,但是这两家公司根本不接待我们投资者,连对话的机会都没有。”1月3日,该基金一位上海投资者梁华(化名)对记者表示。

2018年12月19日,有近70名投资人聚集在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总部楼下,寻求说法。现在的投资人诉求是大成创新资本未尽管理责任,其股东中国人保资管委派高管撒承德严重失职,导致资管计划财产被骗,导致投资人血本无归。

7亿产品的投资“圈套”

本报记者获得的岁兰产业基金产品合同内容显示,该产品于2015年12月成立,期限2+1年,总规模为人民币7亿元。其资管计划投向的底层有限合伙企业为双GP(基金管理人)管理模式,GP分别为大成创新资管公司和深圳百岁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百岁兰”)。7亿资金作为优先级资金投资于深圳市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上市公司保千里、百岁兰及其指定投资人、中保大成作为劣后级合伙人出资3.31亿元,并购基金总规模10.31亿元。

“这10.31亿资金中,8亿元对外投资了3家企业股权,分别是受让武汉赫天光电老股4亿元获得25%股权;投资天津嘉杰1.82亿元,占该企业股份比例35%;投资广州澳视2.2亿元,占该企业股份比例44%。”投资人之一张佳(化名)1月4日对本报记者称。

然而,经过投资人的层层分析穿透,直到2018年末投资人才发现他们的投资款掉入了“虎口”。原来这个产业基金中8亿元所投的3家公司都是保千里关联公司,涉嫌实控人都为庄敏。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武汉赫天核心产品是VR全景镜头,只向保千里供货。2015年前三大客户均为保千里控制的公司,不含税销售收入9373万,占总收入60%,其中应收账款4739万元,占公司当年含税收入的43%。投资后,2016年11月至2017年8月预收深圳市保千里有限公司货款2.6亿元,至今没有交货,发货相关物流运输单据不完整,销售签收单大部分没有保千里的签字;同时,武汉赫天向庄敏引入四家采购方采购,预付款项2.9亿元,至今也没有收到采购货物,且预付货款没有退回。

从事机器人业务的天津嘉杰生产的同样是保千里机器人的业务配套产品,2016年前五大客户中,公司向深圳市保千里电子设备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占收入比例高达75%。2016年实现净利润3676万,大部分是应收保千里和庄敏关联公司的账款。2017年实现净利润1470万,大部分是应收账款带来的贡献。尽调报告显示,天津嘉杰目前存在大量应收账款1.5亿,均为应收保千里和庄敏关联公司,账期已经长于1年。此外,部分销售流程没有完整的物流运货单,没有销售客户对账单。天津嘉杰的部分采购没有供应商的送货单,或者没有供应商的仓管、送货人签名,且采购往来账款期末未见对账单。

广州澳视互动2016年上半年前五大供应商采购比2015年增长4500万元,全部购自保千里全资子公司,2016年11月获得投资后,便向保千里子公司采购大量智能云屏,购买的云屏硬件达13350台,实际到货3212台,预付款项至今没有收回。

“我们后来才发现,大成创新投向上市公司保千里控制人庄敏控制的3家企业股权,此后庄敏掏空3家被投资企业,投资资金全部被转移。”张佳称。

而让业界感到蹊跷的是,大成创新资管是成立于2013年10月的公司,由大成基金和人保资产共同出资组建,持股占比分别为52%、48%。而那个深圳百岁兰则是2015年才成立的,似乎这家公司的成立就是为了向市场圈钱然后“走人”。

有预谋的产品

本报记者也从获得该产品的合同上了解到,其写明本计划根据委托人的认购金额不同分为二档分红基准,其中认购金额为100万元(含)以上至300万元(不含)之间的委托人的分红基准为8.3%/年,认购金额为300万元(含)以上的委托人的分红基准为8.8%/年。

“产品在存续期内,前两年确实按照合同约定收益率向客户分配利息。而庄敏正是利用这两年时间将被投资企业彻底掏空,将我们的投资本金全部转移。管理人的这种操作手法,让我们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始终认为这是一款固定收益类产品、资管计划所投企业资产质量很好且能够有良好回报。”梁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更让投资人懵圈的是,当初成立该资金并负责投资运作的团队早已经分崩离析,跳槽去了别的机构。

2018年12月20日,有40余名投资人实名举报撒承德涉嫌利用职权伙同庄敏诈骗投资人7亿人民币。目前,该实名举报信已经递交人保资产,人保资产也已经正式受理。

庄敏则已经失联,她曾经掌控的上市公司保千里则在2017年就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上市公司保千里全名为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营高端视像系统解决方案业务,大股东为庄敏,持股总量为8.549亿股,占比总股本的35.07%。2017年11月25日,保千里收到江苏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公司存在时任实际控制人庄敏所持公司股份质押、冻结情况的信息披露存在违法违规,关联方资金占用和关联交易未披露等方面的问题;2017年12月11日,保千里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又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苏证调查字2017090号)。

彼时,江苏证监局认定,在2017年3月8日,庄敏将所持保千里股份2400万股质押给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而保千里于3月28日方披露上述股份质押事项;2017年9月12日,庄敏所持保千里股份1亿股被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司法冻结。2017年9月25日,庄敏所持保千里股份0.68亿股被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司法冻结,公司却未披露上述股份冻结情况。此外,庄敏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且构成关联交易。保千里对上述关联方资金占用和关联交易未按规定进行披露,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

“据投资人提供的线索显示,保千里在2017年收到证监会调查之后,庄敏就失联了,好像逃到了澳大利亚。”梁华对本报记者透露。

公司简介 | 企业文化 | 服务网络 | 产品中心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6 北京华峰信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娱乐城 http://czq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