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詹先生
电话:400-85718888
         400-85718888
传真:400-85710888

新闻中心

杭州金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解析金融科技的战略之争
发布时间:2020-08-24 13:19:17 

 蚂蚁金服的一举一动,都是金融行业的头条新闻。然而端午节前,蚂蚁金服“没了”。

6月22日,支付宝的母公司由“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没了“浙江”和“金融”,这背后的意义不言而喻——国际化、科技化。

金融起家的蚂蚁金服在喊了三年“techfin”之后,终于把自己变成了“tech”,响彻金融行业的6年的蚂蚁金服“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格局更大的蚂蚁集团。

7月8日,蚂蚁集团被外媒传出将在2020年赴港上市的消息,目标估值2000亿美元,相比于两年前的1500亿美元估值,又多赚了一个“百度”(注:当前百度市值不足500亿美元)。这则消息遭到了蚂蚁金服的光速否认,有趣的是一位接近蚂蚁金服的人士觉得2000亿美元估值有点少......

从2004年支付宝成立“裸奔”到2011年拿到首张支付牌照再到2020年的蚂蚁集团,做了16年领头羊的它究竟做对什么?战略、战略还是战略。

1、

2017年,是金融科技行业走向分岔路口的一年。

这年3月,还没改名的蚂蚁金服宣布“未来会只做tech(技术),支持金融机构去做好fin(金融)”。无论是真认同还是蹭热点,无数金融科技公司开始高调宣传自身的科技属性。

同月,福州三六零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成立,这意味着刚刚成了不足一年的360金融集团有了第一个“孩子”,而这家公司成为了360金融拳头产品“360借条”的运营主体,仅2017年,360借条就为数百万借款用户发放了近400亿元贷款,坏账率低于千分之五,过去不做互联网金融的周鸿祎高调进军金融业。

这个月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乐信在深圳召开了首届合作伙伴大会,来自工商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广发银行、众安保险等100多家金融合作伙伴出席了本次会议,这种阵容在遍地P2P的时代不同寻常,也意味着乐信正在走和蚂蚁金服相同的道路。

一个月后,“互联网金融第二股”信而富正式登陆纽交所拉开了互联网金融上市潮,据说CFO沈筠卿因为估值过低,在纽约华尔街附近的一家餐厅里,当着众人的面大哭了一场,2017年10月是信而富的高光时刻,股价最高时达到了128.6美元,如今股价不足3美元,还陷入了兑付危机。

同年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还有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简普科技(融360)、乐信。

相比于信而富,“互联网金融第三股”趣店上市后市值突破百亿美元,即使出身于平安的金融壹账通也没取得过这样的成绩。那次危机也成为了金融科技领域教科书式的案例。

总结来讲,2017年是草根金融最后一个好时代:P2P雷潮尚未到来,金融科技资产端的监管接近于0(141号文年末才下发),无论是假借P2P名义搞非法集资、还是直接玩小额现金贷(现名714高炮)都可以让一家公司短期暴富,虽然背后的道德、金融和法律风险巨大。

相比于草根金融,巨头的关键词是布局:BATJ与四大行建立合作,连母公司做房地产的万达金融都牵手银联准备大干一场。

巨头系之外的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布局未来的似乎只有乐信,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乐信归母净利润仅2599.4万元,还不如一些二流现金贷平台一个月的利润高。

后来的事实证明,2017年忙于赚钱的人要么进了监狱,要么艰难求生,布局的人迎来了丰收时刻,格局决定战略,战略决定命运。

2、

时光荏苒,经历了2018年网贷雷潮与2019年空前的严监管,金融科技行业不安分的玩家基本出清,头部公司的优势开始凸显。

360金融最大的优势是来自360集团的扶持以及准确的切入点,金融科技的主战场从支付、P2P转移到了消费金融初期,以360借条切入市场,凭借360的资源和铺天盖地的广告投放迅速崛起,从2019年的营收和净利润的数据来看,成立四年的360金融已经快追上母公司360了,但乐信的市值比360金融还要高,在已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中,仅次于金融壹账通。(市值数据以7月8日收盘为参考)。

相比于其他金融科技公司,乐信最大的特点是自建场景。

贷款是将阿里、京东电商平台上一定概率的订单转化为金融资产,而乐信的拳头产品分期乐上每一笔成交的订单都会成为金融资产,这就是电商式金融和金融式电商的区别所在。从电商的角度讲分期乐的体量与淘宝、京东天差地别,但是从金融的角度讲,乐信一开始就获得了金融科技的门票,这张门票很多金融科技公司、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至今努力而不可得。

真正让乐信与同行拉开距离的是乐信首届合作伙伴大会召开的前一年。

2016年初,分期乐ABS登陆上交所发行并完成资产交割。这是上交所首单互联网消费金融ABS产品,并刷新了创业公司获准发行场内ABS的最快纪录。

乐信金融合作部负责人Byron回忆这件事的时候说:在当时的时间点上,各种分期、贷款产品很多,外界很难分辨各个品牌的区别。但因为公募ABS的门槛很高,我们的资产优势一下子打出来了,如果我们没有类似ABS的发行案例,和银行谈助贷可能会很难,因为相比于BAT这种巨头,我们是没有背景的纯草根。

那次公募ABS的成功发行,等于给分期乐的资产打上了一个“靠谱”的标签,成为了和金融机构开展助贷合作的敲门砖,开始了良性循环,“有了合作之后,大家发现我们的资产真的不错”Byron说。首单标准化ABS,受到许多机构投资人追捧,创造了多个“行业第一”。

今年7月1日,分期乐“天风证券-分期乐1期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在深交所挂牌设立。这是分期乐继2016年发行第一单互联网消费金融ABS产品后,首次以储架模式再次登陆公开债项市场。此次ABS发行正值疫情特殊时期,充分证明分期乐资产质量稳健,得到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认可。

2020年,乐信、360金融等头部公司又迈进了一大步:与助贷业务中的资金方加大分润模式的合作占比,分润模式简单来说,风险成本从金融科技公司回归金融机构,而金融机构在承担风险的同时,可以获取在合作中获取更高的利润,这种分润模式也被称为轻资本模式。

360金融的一季报显示,按轻资本模式贷款的未偿余额占未偿贷款总余额的21.2%。乐信则在其一季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透露,不保留风险储备、且不承担风险的这种特殊模式在第一季度已占贷款资金约26%,到财报发布时已占资金约30%,预计年底达到百分之50%。

而轻资本模式能够落地的前提是资产足够好且经历住了市场的长期考验,手握优质资产的平台在优质资产稀缺的背景下拥有了更高的议价能力,资金方为了获取优质资产,也开始接受这一模式。另一方面,轻资本模式的推行,使得平台不再受资本金约束,不再需要“兜底”,业务稳定性更强,并且可以通过业务规模化经营,弥补收益方面的损失。非金融业务收入比例的增加,更意味着乐信这类头部企业正成为一家真正的科技公司。

3、

相比于360金融这类出身巨头的金融科技公司,乐信“从0到1”的过程中没有外部依靠,它取得今天的市值和行业地位,要比巨头系金融科技公司要难得多,很多人将乐信的成绩也同样解读为先发优势,毕竟乐信在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赛道,但为什么乐信会有先发优势?

乐信像极了“年轻”时的蚂蚁集团,二者的共同之处是战略的正确和超前。只不过,蚂蚁集团的关键词是支付,含着阿里巴巴的金钥匙出生;乐信的关键词是资产,在金融科技最蒙昧的时代前行。

战略正确是实力强大的前提,实力强大是战略正确的结果。一个反面例子就是京东数科初期在支付上的战略失误,刘强东曾表示:我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拿到投资之后,比如在07、08年的时候,没有发展支付业务。

落后一步便再也没有超车的实力。

设想,乐信旗下分期乐商城商城每天要产生100多万笔分期消费订单,每笔订单金额在千元以内,这种小额分散海量的资产类型,用常规方法很难处理,假如乐信不将技术发展作为重要战略,利用技术提高风控能力和用户体验,如何发展起来?

乐信正是享受技术红利快速成长起来的。乐信副总裁史红哲表示:“乐信有着很强的技术基因,公司从一开始就确立了‘技术驱动型’发展路线——先开发系统,再去营销获客。移动支付、分布式系统从公司成立时就开始应用,第一笔订单、第一个客户就是在系统中完成的”。

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乐信2020年一季度促成借款金额341亿元,同比增长69.5%,超过此前320亿元的目标预期;用户数达8420万,同比增长99.7%;营收25亿元,同比增长40.9%;核心指标均保持上市以来连续10个季度高速健康增长态势。在疫情期间,乐信加大用户补贴及商户补贴,减免各项息费、服务费3.4亿元;社会捐助及与政府一起发放消费券等共计支出5000万;此外,基于稳健经营原则,额外增加疫情特殊专项拨备9亿元,致一季度亏损6.78亿元(毛利1.67亿元)。

同时,近10个季度乐信的研发投入已到达9.29亿元,而2020年一季度更是创下了1.26亿元的历史最高记录。

杭州金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根据以上数据说明了乐信再一次布局未来,一方面通过增加拨备提高对风险的承受能力;另一方面在业务与用户上,乐信可能要开始抄底了;最重要的是,乐信正在从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向一家科技公司转变,连续十个季度的增长以及轻资本模式的不断深化说明:这个转变已经切实发生。

金融科技之争,归根结底还是战略之争。2004年,很多人错失了第一波红利,2017年更多人错失了第二波。蚂蚁集团、乐信那所谓的先发优势,其实是长期主义的一个表象。

公司简介 | 企业文化 | 服务网络 | 产品中心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6 北京华峰信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娱乐城 http://czqfsl.com